希望“十四五”能解决这些问题

讲到五年规划,它属于长期计划,主要是对国家重大建设项目、生产力分布和国民经济重要比例关系等作出规划,对国家重大建设项目、生产力分布和国民经济重要比例关系等作出安排,为国民经济发展制定愿景目标和方向。

第一个五年规划时,笔者正值中学时代。当时政治老师给我们讲解时神采飞扬,讲到会有多少钢铁和粮食,人民生活将得到哪些提高。老师描绘出的锦绣河山的美好未来,令坐在教室的我们心里产生了很大的幸福感。至今,第一个五年规划的许多指标还铭记在我们这一代人的心中。可以说,第一个五年规划带给每个中国人的是信心、是理想,是把每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的热情。第一个五年规划动员起6亿人民,尤其是青年人投身到了国家的建设中。

转眼几十年过去了,到了制定“十四五”规划的时候。那么,现在的“十四五”规划能不能像第一个五年规划那样让大家热情高涨、信心倍增呢?

恐怕做不到了。因为现在我们的工业发展已远远不是上世纪50年代的初级层次,用粮食和钢铁两个数据就能让大家激动起来。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各行各业都有天翻地覆的变化,大家不可能再把眼光仅仅盯在一两个数据上。更重要的变化是,人们的心态已经从开始的五年规划要上什么项目,调整成现在的五年规划能解决什么问题了。

以现代煤化工的发展为例。

实事求是地说,现代煤化工的发展是行动在前理念在后。许多理念一直是有争论的,是在产业发展中逐步提高认识的。例如,发展现代煤化工如何对待环境污染、碳排放问题等,都是在装置建成后,结合实际渐渐弥合分歧,从而进一步提高认识的。在“十三五”规划即将结束之际,现代煤化工在技术、产能和产量3个方面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具体表现在煤制油、煤制气、煤制烯烃和煤制乙二醇4条工艺主线上,尤其是煤制油、煤制烯烃,都取得了几百万吨的产能和产量。因此,笔者希望在“十四五”规划过程中,能够明确解决一些突出的具体问题。

  • 第一,第五条主线是什么?

关于煤化工未来的发展,大家都在讨论第五条主线。如果从需要较大产量的项目来看,两个候选主线,一个是煤制乙醇,另一个是煤制芳烃。实际上煤制芳烃的工艺研究到现在还没有达到大规模工业化的程度。因此,唯一可选的是煤制乙醇,至少其工业化已经成熟,而且国家也提倡。乙醇是汽油的添加剂,年需要量大概1500万吨,其中用粮食和农作物发酵制造的大概几百万吨,但是成本较高,不适于大规模扩大。煤制乙醇的成本较低,是一个比较好的候选工艺路线。据估计,煤制乙醇的需求量大概是500万吨。如果确定这条主线,可以建设十来个年产50万吨的工厂。

这件事应该放到“十四五”规划的讨论中。

  • 第二,科研重点是否应该调整?

几十年来,国家在煤气化方面投入了很多资金,特别是近20年尤其如此。到目前为止,中国已经有48种煤气化方式,而国外的只有几种。一个国家就能搞出40多种煤气化技术,可见其研发投入之巨大。这在化工行业中是空前的。

但是,在实际工业化应用中,业内认为最好的还是四喷嘴和航天炉两种气化技术。两种都是气流床的,一个针对水煤浆,一个针对干煤粉。现在反过来想想,搞这么多煤气化技术有必要吗?相反,在煤化工整个链条中,还有一些工艺我们至今没有投入足够的人力物力进行研究,比如低温甲醇洗。低温甲醇洗是煤气化后的合成气进行脱碳和脱硫的工艺过程。几乎现在所有的煤气化技术都要用到这个工艺。国内自上世纪80年代初期引进该工艺已经有38年了,始终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技术创新突破,至今只有一两个单位可以提供中小型低温甲醇洗工艺包,当处理量达到80万立方米时,基本上还得用国外鲁奇的工艺和林德的工艺。难道这个工艺国内永远不会吗?不是的。因为国内对这个工艺的投入远远不够,目前只是少数高等学校和一些咨询工程公司在搞,没有一个国家级别的研究院来专门进行研究。这项技术影响这么大,为什么不能像煤气化技术研发一样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进行攻关呢?在此,笔者强烈建议,应该把低温甲醇洗技术作为重要的科研方向列入“十四五”规划,成立低温工程研究院,不仅要解决低温甲醇洗问题,还要同时解决诸如冷箱问题、低温分离问题,使整个工艺过程实现国产化。只要效仿“十三五”期间要求新上煤制气项目甲烷化技术一定要采用国内技术,这个问题用5年时间是能解决的。

  • 第三,4条主线是否封顶?

现代煤化工产业的4条工艺主线投资已达几千亿元,年产能已经达到3000万吨,年产量也到2000万吨以上,年产值超过千亿元。这些指标会不会无节制发展下去呢?那就要看会不会封顶。

目前,煤制油和煤制气两条线的产能不到这两个产品全国总消费量的2%,而煤制烯烃和煤制乙二醇的产能已经达到社会总消费量的20%以上。因此,前两条线显然还远远没有达到要封顶的情况,而后两条线应该已经接近封顶了。

以煤制烯烃为例。2019年煤制烯烃产能已经达到1362万吨,而国内烯烃年需求量是6000万吨左右,主要是靠石油化工来满足,不足的部分靠进口。如果煤制烯烃不封顶,将会出现与石油化工竞争的局面。如果再遇上像今年疫情期间一样油价骤降,煤制烯烃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搞清楚是否封顶的问题,对新的五年规划很重要。只有搞清楚,我们才知道市场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劲儿要往哪里使。

总之,一个产业的五年规划越实际越好,把重点要解决的问题说明白,解决什么、避免什么、得到什么好处,这样才能使产业的进步实实在在。现代煤化工产业如此,其他产业也如此,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同样如此。

 ……………………………………..

本文系石化产业观察官微订阅号独家发布

文章来源:《中国石油和化工产业观察》杂志

原文标题:希望“十四五”能解决这些问题

http://www.chinacem.net/info.asp?id=1205

原创文章,作者:ZUIH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hinacem.net/2122.html

(0)
上一篇 2022-04-20 13:39
下一篇 2022-04-20 13:3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