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水爆炸事故中的政府之责

央视2021年1月21日播出了系列电视专题片《正风反腐就在身边》第一集《政治监督》中,不仅有大量的爆炸现场的惨烈画面,更有事故死难者家属的欲哭无泪以及事故责任人员的追悔莫及。这场事故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19.86亿元,78人死亡,76人重伤,640人住院治疗,22046户房屋受损,不少家庭安宁的生活,在这一瞬间被炸得粉碎。

事故的原因是天嘉宜公司在明知危险性的情况下,为了节省每月100万元的处理费用,将生产过程中产生的硝化废料,大量堆积在废品仓库,由于这些废料自分解产生的热量无法散出,温度逐渐爬升,最终导致自燃爆炸。那么,是谁埋下了这颗“定时炸弹”呢?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响水事故责任追究审查调查组经过审查调查工作,查清了事故背后的政治责任、工作责任、纪律责任、法律责任。地方党委政府部门的三大问题,埋下了响水爆炸的“定时炸弹”: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不坚决、不到位;在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过程中存在着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仍然存在着一些危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这种腐败问题。

时态看来,这三条问题链,逻辑关系清晰,从高层到具体的公职人员,从大的决策到具体的执行,都存在本就可以改正的问题。政府哪怕是对这三个问题链中的任何一个环节加以解决,或者说有所作为,响水爆炸案都有可能不会发生。在此,时态与大家一起从后往前分析。

在判刑的15名公职人员,全都收受过化工企业的现金、购物卡、礼品。时任响水县环境保护局局长温劲松,就曾收受爆炸企业——天嘉宜公司总经理张勤岳的10万元现金贿赂,执法立场自然再难端正。用他自己的话说,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慢慢的,就是感觉那种(和企业主)像朋友一样,总感觉到企业更多地还要考虑它的发展,有些问题嘛,反正也不是根本性的问题。

更有甚的是个别人为了利益,甚至主动帮企业隐瞒问题。时任响水县环境监察局办事员的圣宝亮,从2011年起就具体负责天嘉宜公司环境监察工作。为了承接工程捞取好处,他居然主动建议企业违法铺设暗管,从中收取好处费和封口费30多万元。2016年,天嘉宜公司偷偷填埋硝化废料,被群众举报。圣宝亮不仅没去现场查看,也没对企业立案处罚,而是私下和企业通气,让他们自己赶紧挖出来就算了结。


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这回真的是害死了人。天嘉宜公司的硝化废料既是危险化学品,又是固体废物,应急管理部门和生态环境部门负有最直接的监管责任。然而两部门对此事无论是在事发前,还是事发后,都在推卸管理责任和承担事故责任。


乱象一天嘉宜公司蓄意隐瞒实情,法定责任部门视而不见。生态环境部门来检查时,天嘉宜公司就把硝化废料说成是要回收利用的原料;应急管理部门来检查时,又反过来说这是固体废物。而两家部门也就对企业说法照单全收,本来都能管、都该管,实际却变成了都不管。例如,时任响水县应急管理局局长孙锋事后认为,他们没有查过,这应该是环保部门查。而时任盐城市生态环境局党组成员、环境监察局局长的王瑞涛这说,是哪个部门管,我也说不清楚,但是反正肯定不是环保部门。


七年之久,我们相关的监管部门,应该说是多次地到企业去检查,严重地存在着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检查很多,没有成效。


乱象二与企业一起欺骗上级检查,欺上瞒上。2016年6月,中央环保督察(组)来之前,圣宝亮告诉企业说,你赶快要把它挖出来,会给我们地方面子上也会造成不好的影响。而时任响水县应急管理局安全生产执法二分局(这个局是直接负责对响水化工园区的监管)局长的刘阳多次指使下属,瞒报专家在检查中发现的部分安全隐患。难怪下属说,局长也不想让我们自己工作难做,同时也卖人情给企业。说这个隐患就不要放上去了,领导跟企业关系好,不想让它停掉。

2018年1月,原国家安监总局组织专家专程到天嘉宜公司进行安全检查,发现十多条安全隐患,要求江苏省督促全面整改并进行处罚。原江苏省安监局发文要求予以停产整改,但还是这位局长笃定:国家安监总局不可能检查过,会再从北京过来再复查一遍。所以,他们帮助企业一起弄虚作假,根本没有让天嘉宜公司停产,而是伪造了一整套执法文书,向上级报告已停产整改完毕。


乱象三:大搞形式主义,造假记录。调查组调取了大量各部门会议记录、工作记录、执法记录,详细查阅,发现了不少失职渎职的客观证据。2018年,响水县新设立了一个响水化工园区安监局,就在园区内办公,意在落实日常监管,但从这个局的安全记录本里看出,一些工作人员极度不负责任,根本不到企业实地检查,就坐在办公室里凭空填写。


更令人气愤的是,2019年3月21号下午2点多,天嘉宜公司就爆炸了,但是这个局的安全记录已经记到当天的下午6点多钟,还是写的没有问题。


乱象四:在接受调查时,两部门互相推卸责任,都说与自己无关。响水县应急管理局在接受调查前,组织排练,预想调查组会问哪些问题,在纸上列出统一口径要求本局人员都照此回答。以至于调查谈话的时候,应急(管理)部门的人基本上说的是一模一样。之所以要推卸责任,正是因为明知自己负有责任。两家的多名执法人员后来承认,到企业检查时都看到过这些硝化废料,但却都没有重视。


乱象五:公司实际控制人缓刑期间仍然掌控经营。天嘉宜公司总经理张勤岳,2017年就曾经因偷埋废料,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缓期两年执行。缓刑期间他仍然实际控制天嘉宜公司,该公司也因各种违法问题屡受处罚。就是这样一家有诸多不良记录企业,在监管部门那里,却成了座上宾。所以,当企业膨胀的逐利心,遇上执法者萎缩的责任心,风险在暗处悄然累积。而腐败和作风问题再掺杂其中,就让风险进一步增长。


一系列错误的政绩观、发展观,让本不该成立、本该关闭的园区,最终还是被这个定时炸弹引爆了。


响水化工园区建于2002年,当时大多是引进其它地区淘汰的企业。据了解,这些企业规模小,层次低、安全隐患突出,都是被苏南、上海和浙江等地给关停和逼走的企业。响水地方政府却美其名曰地大谈产业承接和接续,迅速地建起了化工园区。


实际上从响水化工园区成立之初,一直到最后发生事故,中间不管是国家层面,省里面层面都多次点出了它存在的一些问题,包括它一些行业布局。2017年1月,江苏省开展专项行动,要求对全省化工企业关停一批、转移一批、升级一批和重组一批,但省市县三级都存在部署多,行动少的问题。2018年,盐城市研究决定要取消响水化工园区,甚至已经和省财政厅协调落实了补偿资金,但响水县一直拖而不办,直到拖出了大事故。


看似突如其来的事故,其实回头追溯,悲剧一步步铸成的轨迹清晰可见。当由政府来改写剧情的机会一再被错失,2019年3月21日,这颗早就埋下的定时炸弹,终于引爆了。


最后大家评判一下,两名中管干部和江苏省46名省管及以下干部因此事被严肃问责,另有15名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因玩忽职守罪、受贿罪被判刑,对比78条人命,判的是不是轻了?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免费开通海关进出口数据库。

资料来源:化工大数据信息系统。

版权声明: 此内容为化工时态原创

http://www.chinacem.net/info.asp?id=1872

原创文章,作者:ZUIH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hinacem.net/2425.html

(0)
上一篇 2022-04-20 13:46
下一篇 2022-04-20 13:4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