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等着这台挖掘机······

苏伊士运河日前发生一场“交通大拥堵”,一时间犹如扼住这条全球最繁忙海运通道的“咽喉”,吸引全球目光。

更夺人眼球的是,岸上一台“小个子”——挖掘机,肩负着“全村”的希望!

3月23日,一艘巨型集装箱轮在苏伊士运河搁浅。

苏伊士运河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航道之一,连接中东、亚洲和欧洲,它的关闭将进一步扰乱本已紧张的全球航运网络。随着油轮和集装箱船在运河两岸排队等候,石油、液化天然气(LNG)和化学品的运输也出现了延误。

根据追踪数据,大量的集装箱船、运输石油和天然气的油轮以及运送谷物的散货船在运河的两端堵塞,造成了多年来最严重的航运堵塞之一。

亚欧间化工产品运输面临延误

苏伊士运河运输中断导致亚洲和欧洲之间的部分石化产品运输面临延误。

根据航运机构Leth Agencies 的数据,16艘原油天然气油轮和10艘化学品运输船等待通过运河。

路透社消息称,这些油轮装载了87万吨原油和67万吨清洁石油产品,如汽油、石脑油和柴油。

德国BDI行业协会对此表示担忧,早些时候的延误已经影响到生产,依赖于原材料或建筑供应的行业尤其受到影响。

大约16%的德国化学品进口是通过苏伊士运河运输,德国化学品和药品生产商协会首席经济学家 Henrik Meincke 说,(现在)每天都会受到封锁的影响。

据ICIS报道,欧洲的托运人已向一家印度贸易商发出通知,称合成橡胶货物装运将推迟约7天,而来自亚洲的两艘运载1万吨乙酸乙烯酯(VAM)的船只可能无法如期抵达欧洲。

运输中断封锁导致的出货延迟可能会加剧某些市场的供应紧张。

ICIS分析认为,从欧洲到亚洲的一些常规合成橡胶进口预计将推迟,按照目前的形势,至少推迟一周。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合成橡胶生产国,在第二季度经济好转之际,进口延误将导致合成橡胶供应紧张。

由于美国墨西哥湾沿岸遭遇极地风暴导致生产中断的持续影响,让聚烯烃等化学品市场陷入困境,供应已经缩减,价格飙升。“苏伊士的情况简直是火上浇油,”一位贸易商表示。

与此同时,去年下半年运费急剧上涨以来,全球聚合物市场一直在努力解决集装箱供应短缺的问题。

随着苏伊士运河被封锁,困扰石化资源丰富的中东地区的物流问题可能恶化,进一步限制了其将货物运出的能力。

亚洲是中东PE和PP的最大市场,由于缺乏船舶已经导致对中国发货延迟,该地区将面临更严重的物流问题。

欧洲市场最近由于没有足够的原料供应,聚丙烯价格已经大幅上涨,此次出货延误,欧洲市场受到了直接影响。

中东到美洲的货物运输也有可能出现延误,因为所有的货物都必须通过南非好望角运输中心转运,大大延长了交货时间。



石油天然气市场波动

路透社援引数据情报公司Kpler的数据,2020年全球海运原油总量为3,920万桶/日,其中174万桶/日要经由苏伊士运河。此外,每日有154万桶成品油通过这条运河,约占全球海运成品油贸易的9%。

苏伊士运河航道瘫痪一度导致国际市场油价飙升。24日布伦特原油和北美原油双双上涨约6%。不过随着对新冠疫情大流行导致欧洲新一轮封锁的担忧加剧,25日布伦特原油又下跌3.3%至每桶62.25美元,美国轻质原油下跌3.9%至每桶58.76美元。

随着巨型货轮脱浅尝试失败,26日油价狂升逾4%。布兰特原油期货上涨2.62美元,收于每桶64.57美元,涨幅4.2%。美国原油期货上涨2.41美元,收于每桶60.97美元,涨幅4.1%。

据ICIS报道,有分析师认为,如果苏伊士运河长时间中断,可能会导致天然气价格上涨。

苏伊士运河是液化天然气市场的关键中转路线,运输中断可能会迫使LNG船走更长的路线,绕道南非好望角。

比如,卡塔尔的货物经过南非至英国的航程大约需要27天,而使用苏伊士运河的航程大约只需要17天。

由于延迟交货,可能会推高天然气价格,并给航运市场带来额外压力,从而提高租船费率。

这对卡塔尔至欧洲客户的供货影响尤其大,包括英国 South Hook码头、比利时泽布吕赫、意大利Rovigo 和波兰Swinoujscie 的定期供货。


此外,供应中断还将推迟俄罗斯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试图运往亚洲的货物。在夏天,亚马尔能够向东运送一些LNG,通过北冰洋航线到达亚洲。但目前由于结冰而关闭,所以亚马尔希望到达亚洲的货物通常向西进入欧洲,然后经由苏伊士运河向东进入亚洲。

根据 ICIS LNG Edge 船舶跟踪数据,2020年使用苏伊士运河的液化天然气船从东到西的航线约276艘。这些都是从卡塔尔到欧洲和土耳其。

2020年使用苏伊士运河的液化天然气油轮从西到东的航线约为112艘,俄罗斯亚马尔项目是使用这条航线的最大单一生产商。

分析师预计,如果苏伊士运河继续关闭几周时间,较小型油轮和油品受到的影响较大,尤其是从欧洲出口至亚洲的石脑油和燃料油。

长400米巨轮45度角“堵”死运河

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24日发表声明说,一艘悬挂巴拿马国旗的重型货船23日在苏伊士运河新航道搁浅,搁浅货船长约400米、宽约59米,当时正驶向荷兰鹿特丹港。

船舶实时位置网站数据显示,该巨轮卡在苏伊士运河南端以北不远处,船头朝东北,船尾朝西南,呈大约45度角。

苏伊士运河航道“添堵”引起广泛关注。有专家表示,此次事故再次表明,世界经济严重依赖于重要物资的顺畅运输。苏伊士运河、霍尔木兹海峡、马六甲海峡、巴拿马运河等关键部位能否保证航运平稳,将成为关乎世界经济稳定的重要因素。

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乌萨马·拉比耶25日发表声明说,对在苏伊士运河中搁浅货船的救援仍在继续,运河暂停航行。有救援公司人士表示,不排除救援可能需要花几周时间。

拉比耶在声明中说,24日有13艘货船经埃及塞得港驶入苏伊士运河,以期在搁浅货船起浮后继续前行。另有数十艘载有重要货物的货轮滞留在运河两端。

截至当地时间26日,“长赐”号货轮救援工作进展艰难。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6日报道,这艘长几乎等于一栋纽约帝国大厦高的货轮虽动用9艘拖船,两艘挖泥船,还有4辆挖掘机进行疯狂抢救,但仍卡在这全球数一数二繁忙的运河内。

(转“中国化工报”)

http://www.chinacem.net/info.asp?id=2128

原创文章,作者:化工管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hinacem.net/1454.html

(0)
上一篇 2022-04-20 13:15
下一篇 2022-04-20 13:1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