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转型别跟风

来源:《中国石油和化工产业观察》杂志

作者:陆如泉


2020年是全球能源业的艰难之年。新冠疫情全球蔓延、二次回潮和全球经济衰退,给能源领域带来前所未有的重创。在此背景下,全球能源企业都在谋求转型发展,其中不乏激进者。

英国石油公司计划在2030年前彻底从国际石油公司转型至国际能源公司,即在2030年要实现以下重点目标:

  • 低碳能源领域的年投资达到50亿美元;

  • 石油天然气产量下降40%,且不计划在新的国家进行勘探;

  • 企业运营所产生的碳排放减少30%~35%,且上游油气生产过程产生的碳排放要减少35%~40%;
  • 电动汽车充电桩增至70000个;
  • 氢能业务份额增长至10%。

该公司还公布了2020年世界能源展望。展望设置了3种情景:

  • 快速转型情景、净零情景和一切如常情景;
  • 在净零情景下,到2050年,油气煤在一次能源中的比例将从2018年的85%降至20%;
  • 石油在交通用能中的占比将从2018年的90%降至20%。

无独有偶,欧洲另一家石油巨头——荷兰皇家壳牌集团首席执行官范博登2020年中期也有关于能源转型的激进表述。

他认为,考虑到新冠疫情和全球经济下行影响,2019年很可能就是人类使用石油的峰值之年。也就是说,2020年及以后,人类永远回不到1亿桶/日(年消费50亿吨)的石油消费水平了。

欧洲石油巨头能源转型步伐之快、低碳环保战略如此激进引起了全球巨大反响。面对如此咄咄逼人的做法,笔者认为,中国能源企业切不可盲目跟风。

欧洲的情况未必适用于目前的中国。欧洲是全球最发达、也是整体发展水平最高的地区,已步入后工业化的智能、环保、互联时代,因此在环境保护、能源转型等方面提出各种新模式,出台各种严苛的低碳政策,也在情理之中。

毕竟,巴黎气候协定是由欧洲人倡导的。作为第一个整体步入发达水平的大洲,人类需要欧洲人为未来开创新的生活方式。

所以,面对来自母国的转型和环保压力,欧洲石油巨头大力推进能源转型,应属明智之举。特别是在全球新冠疫情持续蔓延深刻改变着人类生活和出行方式的当下,欧洲石油巨头更加明白必须重新定位油气等化石能源的作用。

而且,作为上市公司,必须以先进的理念和行业标杆式的做法维护其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和公众、投资者心目中的形象。要知道,资本、公众、投资者都将决定上市企业的未来。

对比欧洲的能源消费结构,不难发现,我国推进能源转型的基础与欧洲大相径庭。

  • 一是我国尚未完成工业化,处于工业化中后期,亟待低成本的化石能源为我国制造业和相关产业提供动力,保持我国制造业的低成本优势。

  • 二是我国能源禀赋是富煤、缺油、少气,煤炭产量和消费量长期占据全球总量的半壁江山,煤炭占一次能源消费比例仍在55%以上,而欧洲煤炭消费占比仅为个位数。

  • 三是目前我国新能源和非化石能源的生产与供应链体系无论在规模上还是成熟度上均无法与传统能源比肩,对传统化石能源的替代需长期稳步推进。

当然,我国是巴黎气候协定的积极参与者和践行者。

在2020年9月22日,习近平主席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上宣布,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力争二氧化碳排放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相当于欧洲提到的净零)。这意味着,在发展阶段上落后欧洲一大截的中国,将几乎同一时间与欧洲一起达到碳中和。这对中国将是不小的压力和挑战。

再看看国际所有石油巨头的新能源业务板块,截至目前,还没有哪个公司是赚钱的,或在财务表现上已达到传统油气业务的平均水平。

各大石油公司的新能源业务依然处于培育阶段,有的甚至通过作秀以显示自己的与时俱进。毫不客气地说,如果新能源(非化石能源)业务在经济上不可行、综合利用成本高过传统能源的话,未来显然是不可持续的。古往今来无数事实证明,没有经济可行做基础的战略正确都是脆弱的。

那么,中国的能源转型和能源企业的低碳环保到底应秉承什么样的战略,说到底是国际政治经济学问题。中国的能源转型必须考虑国家安全和能源安全这个压倒一切的重大问题。

2020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涉及能源方面的,煤炭清洁化利用排第一,油气全产业链发展排第二,新能源利用排第三。

这样的顺序决定了我国能源政策的导向和各产业发展的轻重缓急。说到底,在当前及今后较长时期,大国间博弈和逆全球化将加剧,外部政治经济风险全面增高,我国必须把能源安全的主动权牢牢握在自己手中。

煤炭,作为一次能源中的高碳品种,是保证我国能源安全的现实选择。只要我们努力技术创新,就可以将煤炭中的碳含量降下来,将煤炭“洗”得更加白一点。在能源安全得到保障的前提下,通过市场手段和政策导向平衡各种能源消费,宜煤则煤,宜油则油,宜气则气,宜新能源则新能源。

笔者认为,在能源转型的问题上,中国能源业应坚定走自己的路,既不要积极冒进,也不要盲目固守,按照我国政府提出的碳达峰、碳中和时间表,因地制宜地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渐进式能源转型之路。

事实上,在能源转型问题上坚持自走自路的国家不在少数,美国就是其中之一。

2018年3月,美国当时的能源部长杰克·佩里在美国休斯敦召开的剑桥能源周年会上宣布美国将实施能源新现实主义政策。

他强调,借助美国页岩革命的成功,更多回归传统的石油和天然气,以低成本的能源助力美国经济复苏和制造业再创辉煌。而在此次转型热潮中,美国埃克森美孚公司和雪佛龙石油公司均明确表示,不会跟风欧洲的净零排放。

本文系石化产业观察官微订阅号独家发布

http://www.chinacem.net/info.asp?id=1894

原创文章,作者:ZUIH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hinacem.net/822.html

(0)
上一篇 2022-04-20 12:58
下一篇 2022-04-20 12:5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