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会长李寿生畅谈“十四五”

定位坐标、主轴和方向,连接过去现在和未来。

在“十三五”即将收官、“十四五”又将启航之际,在最近的一次记者座谈会上,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会长李寿生对全行业“十三五”以来取得的进步以及“十四五”确立的目标做了详细的总结和阐述。同时对目前的热点问题以及今后一个阶段所面临的不确定形势谈了自己的看法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会长李寿生畅谈“十四五”

李 寿 生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会长

党委书记

“十三五”全行业发生四个巨大变化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会长李寿生畅谈“十四五”

  • 一是石油化工大国的地位进一步巩固提升。

李寿生谈到,2019年全行业规模以上企业26271家,营业收入12.27万亿元,实现利润总额6683.7亿元。虽然由于受中美贸易战和新冠疫情的影响,2020年全行业销售收入和利润总额都出现较大幅度下降,但预计“十三五”期间(2016~2020年)全行业规模以上企业营业收入、利润总额的年均增长率仍可实现可观的增长,行业营业收入和利润总额约占全国规模以上工业营业收入和利润总额的12%和11%左右。从世界范围分析,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大国的地位得到进一步巩固和提升。据欧洲化学工业理事会统计,2018年中国化学工业销售额为11980亿欧元,排名世界第一;欧盟化工销售额为5650亿欧元,名列世界第二;美国化工销售额为4680亿欧元,名列世界第三;日本化工销售额为1800亿欧元,名列世界第四。中国化工销售额几乎同欧盟、美国和日本化工销售额之和完全相当。目前,中国化工市场占据世界化工市场的40%。有关机构预测,到2030年中国化工市场将占到全球化工市场的50%。

  • 二是取得了一批世界水平的科技成果。

在李寿生的科技成果名单上,有涪陵大型海相页岩气田高效勘探开发技术的突破、渤海湾盆地深层大型整装凝析气田勘探理论技术与重大发现、深海可燃冰勘探开发技术的突破等,有效地提高了我国油气供给的保障能力。在高端化工新材料技术方面,高性能超高分子量聚乙烯技术、二苯基甲烷二异氰酸酯(MDI)、甲苯二异氰酸酯(TDI)、脂肪/环族异氰酸酯(ADI)全产业链技术、世界首套高强高模聚酰亚胺百吨级装置技术等,都抢占了世界化学工业的制高点,有力地填补了我国化工高端技术短板。而现代煤化工继续在超大型煤气化、低阶煤分质利用、终端产品差异化、安全清洁、节水等技术方面取得新突破。截至目前,“十三五”期间全行业共获得国家科学技术奖155项,行业科学技术奖858项;共获评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36家,国家技术创新示范企业24家,联合工程实验室和工程研究中心33家;申请专利超过54万件,获得专利授权超过28.7万件。

  • 三是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取得新突破。

据李寿生介绍,2016至2019年间,全行业炼油产能退出1.4亿吨,尿素退出产能1622万吨,烧碱退出产能211.5万吨,聚氯乙烯退出产能214万吨,电石退出产能699万吨,硫酸退出产能约1700万吨。由于这些落后产能的退出,长期存在并非常突出的全行业产能过剩矛盾得到有效缓解。与此同时,高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快速成长。2019年,我国化工新材料产业规模达到6000亿元,较“十二五”末增长了1.5倍,化工新材料平均自给率由2015年的53%提高到2019年的70%。其中氟硅材料、聚氨酯及原料基本实现自给,热塑性弹性体、功能膜材料自给率达到70%,高性能树脂、超高分子量聚乙烯、水性聚氨酯、脂肪族异氰酸酯等高端化工新材料自给率大幅提升。高效缓释肥、水溶肥、生物肥料以及高效低毒低残留的新农药和生物农药等新型产品不断推出。

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另一个标志是全行业向园区化方向大步集结。截至2019年底,全国重点石化园区和以化工为主导的工业园区共676家,其中国家级石化园57家、省级石化园区351家。目前进入化工园区规模以上企业约1.5万家,占全国石油和化工企业总数52%,比“十二五”末提高了5个百分点。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和渤海湾区三大石化产业集聚初具规模。一批世界级炼化一体化项目稳步推进。西部地区内蒙古鄂尔多斯、陕西榆林神木、宁夏宁东、新疆准东等一批现代煤化工基地蓬勃发展;东部地区广东、上海、浙江、江苏等地一批产业特色突出的精细化工和新材料园区充满生机。

  • 四是市场化改革又有新进展。

李寿生认为,将油气管网从勘探炼化体制中剥离出来,外资和民营企业进入油气勘探开发和炼化领域,这都是市场化改革的重大突破。在充分竞争环境中,各种所有制企业的实力都有所提高。美国《财富》杂志刚刚公布的2020年世界企业500强名单中,全行业以20家企业入榜居中国行业之首。

“十四五”全行业有四大主要目标任务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会长李寿生畅谈“十四五”

李寿生认为,与改革开放后的历次五年规划相比,即将到来的“十四五”最大的不同是将面临两个不确定。

  • 一个是中美关系的不确定。

李寿生认为,不论11月3日的美国大选谁能胜出,中美关系都会处于长期的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知识产权战等等争斗之中。因为中美两国分别是当今世界经济的第二大国和第一大国,两国关系的不确定性将会给中国“十四五”经济环境带来很大的影响。

  • 另一个是疫情发展的不确定。

李寿生说,有人将这次疫情同1918年使5000万人丧生的西班牙流感相比。但这次疫情对全球经济的破坏要比当年严重得多。现在的问题是今年秋冬是否会发生第二波疫情?疫苗什么时候可以大面积使用?在这种情况下,抗疫与复工共存将成为新常态。全球疫情结束的时间最快也要到2021年底或2022年。

因此,李寿生认为,“十四五”将是全行业发生根本变化的5年。全行业必须要按照中央部署,以辩证思维看待新发展阶段的新机遇新挑战,以畅通国民经济循环为主构建新发展格局;以科技创新催生新发展功能,以深化改革激发新发展活力,以高水平对外开放打造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全面提升核心竞争力,争取完成四大任务。

  • 一是产业结构的新突破。

“十四五”期间,全行业一定要在高端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培育上下大功夫,努力使我国石油化工产业结构不仅要保持产业结构齐全,比例配套合理,还要努力做到产业结构升级优化,大幅度提高我国石油化工高端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水平和比重,使我国在化工新能源、化工新材料、高端精细化学品、现代煤化工、节能环保产业和生物化工、生命科学产业等高端领域占据重要地位。

  • 二是创新能力的新突破。

“十四五”期间,全行业要集中优势力量,努力发展国内经济发展急需的新能源、化工新材料、专用精细化学品,特别是紧紧围绕航天、大飞机、高铁、汽车轻量化、电子信息等重大工程需要,紧紧围绕人民生命健康和舒适生活的需要,加快发展高端聚烯烃、专用树脂、特种工程塑料、高端膜材料等化工新材料,加快发展功能材料、医用化工材料、高端电子化学品、生活消费化学品等专用化学品,以及新催化剂、特种添加剂、新型助剂等特种化学品,用快速增长的创新能力,努力提升产业链高端的供给能力。

  • 三是绿色、数字化转型的新突破。

“十四五”期间,全行业要扎扎实实从降低能源资源消耗、强化污染防治计划、加快绿色制造体系建设、全面推进循环经济技术水平、深入实施责任关怀等重点工作入手,使我国石油化学工业的绿色发展水平再上一个大的台阶。同时,还要把行业绿色发展转型同数字化转型结合起来,大力推动重点企业、化工园区的智能制造示范工程提速,全行业智能制造体系建设。

  • 四是企业竞争力水平的新突破。

据了解,企业在《财富》杂志的世界500强排名中,除产值和销售额外,还有销售收入利润率、流动资产收益率、净资产收益率、人均销售收入、人均利润率和全员劳动生产率6个重要指标。但在这些重要指标中,中国企业都还有很大的差距。因此,“十四五”期间要在全行业加快培育一批真正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领头羊企业。要重点抓住全员劳动生产率、净资产收益率和经济增加值等这些能够全面衡量企业真正盈利和企业创造能力的指标,全面开创全行业经济效益和经济效率的新局面。

脱钩决定权不在总统而在企业家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会长李寿生畅谈“十四五”

在本刊记者就美国强调在经济上与中国脱钩提问时,李寿生毫不迟疑地做出了“脱不了钩”的回答。

李寿生说,世界经济发展到今天,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是谁说脱钩就能脱钩的。现在哪个美国企业走了?陶氏没走,埃克森美孚反而进来了。世界经济不会倒退到各自为政的时代。疫情期间,我与美国化工协会、欧洲化工协会、日本化工协会、印度化工协会、海湾石化协会等来往非常密切,关系非常好。我在广东参加巴斯夫一体化项目开工仪式,见到了巴斯夫执行董事会主席薄睦乐博士。他说,我们不但不会离开中国市场,反而会在中国市场精耕细作,与中国市场共同成长。到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行业内哪一家跨国公司离开中国,包括美国公司。而且我听见了恰恰相反的话。美国的企业对我讲,要搬回美国,需要花费天文数字,而且回去之后,劳动力从哪里来?都是无法解决的。应该说,当今全球化学工业没有大的地域区分,只有按产业链形成产业集群。比如中日韩化工集群、欧洲化工集群、北美化工集群、中东和南亚化工集群。这些集群之间再开展合作。

所以,脱钩的决定权不在特朗普,而在企业家。

当然,疫情之后,全球化的进程将会有新的变化。其中一个变化就是区域合作将会更加密切。

产业“十四五”规划将在11月完成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会长李寿生畅谈“十四五”

李寿生介绍,在目前的联合会会员中,国内国企、民企和外企各占1/3,联合会要为所有企业服务。对联合会来说,“十四五”的工作也充满挑战性、充满历史责任感。联合会必须以提高全行业核心竞争力为目标,以高质量发展为主线,以科技创新绿色转型为重点,以一流效率为落脚点,努力设立新坐标,开拓新路径,建设新能力,打造新活力,准确识变、科学应变、主动求变,努力实现全行业更高质量、更高效率、更高水平、更可持续、更为安全的发展,为加速建设石油化工强国做出贡献。

具体讲,“十四五”期间,联合会要全力抓好5项重点工作:

  • 一是全行业创新能力提升的组织工作;

  • 二是全行业绿色或数字化双转型的典型培育工作;

  • 三是全行业效益或效率的对标工作;

  • 四是国内外两个市场新格局的开拓工作;

  • 五是高质量的行业改革和行业服务工作。

当本刊记者提出“十四五”如何具体解决创新不足的问题时,李寿生表示,2019年中国石油和化工行业有接近3000亿美元的逆差。这表明,我们对高新技术和产品的需求是实实在在的。中国现在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想买高端技术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今后完全要靠自己的力量去发展。现在我们专门有个组在研究,“十四五”期间科研人员能提供哪些高端供给,把产学研很好地组织起来。我们没有别的出路,就是自己提升自己的创新能力,补足我们的短板。

李寿生最后透露,目前,石油和化工行业“十四五”规划正在编制之中,已经完成了初稿,11月上旬将拿出一份符合高质量发展要求,符合向强国跨越目标进程,具有自主创新、绿色或数字化双转型,国内和国际市场双循环为鲜明特征,对全行业具有指导意义的“十四五”规划。


……………………………………….

本文系石化产业观察官微订阅号独家发布

文章来源:《中国石油和化工产业观察》杂志,记者:索荣

http://www.chinacem.net/info.asp?id=1182

原创文章,作者:ZUIHA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hinacem.net/748.html

(0)
上一篇 2022-04-20 12:57
下一篇 2022-04-20 12:57

相关推荐